巧巧读书 > 时尚频道 > 图片欣赏 > 游戏截图

动漫化存在

巧巧读书 2006-03-20  钱亦蕉 技术论坛

或许对于当今的年轻一代,动漫已不仅是一种爱好那么简单,它更是一种生存方式。而专业卡通频道的开播像是为这种动漫化生存加上了一笔重彩。
     由于受到大批青年人的追捧,预计动漫在中国将成为一个每年产值达200亿的巨大产业。
    〝全卡通〞带来新观念
     一个全新的〝全卡通〞、〝全年龄〞的专业卡通频道即将于12月26日开播,上海炫动卡通卫视全天从6点到24点连续播出18小时卡通节目,面向2~60岁的社会大众。
     根据AC尼尔森的统计数据,在上海,所有的电视节目类型中,新闻、卡通、电影、电视剧是收视率比重最高的。而最近一年来,卡通已成为其中的翘楚,独占鳌头。另一方面,4~14岁的儿童仍是动画片的主力消费群,但已不是绝对压倒性优势(仅42%),15~35岁的观众也占了30%的收视份额,让人吃惊的是55岁以上的老年观众居然也占有14%的收视市场。炫动卡通卫视正是基于这样的调查数据,把收视对象的年龄上限扩大到了60岁,而且针对不同的年龄段在不同时间段安排不同的节目。比如,每天早晨6:00~8:00的〝早餐剧场〞就是针对低幼儿童的,而20:00~22:00的〝追炫白金剧场〞则特地为20~40岁的上班族挑选了一些成人卡通,如近期将播出的动画青春偶像剧《云端的日子》,还有网络动画作品《大闹西游》等。副总裁陈文女士说:〝一般频道因为资源限制,都把动画片放在16:00~18:00播出,使得一些原本喜欢动漫的白领根本不可能看到。而我们是‘全卡通’频道,可以把那些经典动画放在黄金档重新播出。〞
     为了把炫动卡通办成一个专业动画频道,投资方之一的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把原来旗下的电视剧频道的〝动画剧场〞和音乐频道的〝动漫情报〞都整合到了卡通频道。另外,一系列原创的卡通综艺节目也将陆续推出,比如家庭竞技类的〝合家欢魔法动画擂台赛〞,大型cosplay类的〝超炫魔力〞,将虚拟情景真实化的〝英雄攻略〞等等。总之,从开办伊始,炫动卡通就显出了男女老少通吃的野心。
     专业卡通频道的开播,预示着有更多人加入〝动漫化生存〞的行列,他们中的一部分是献身于动漫产业(或者说事业)的开拓者,另一部分是痴迷于动漫的〝粉丝〞。如果说,原先他们还遮遮掩掩地不敢在公开场合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么〝全卡通〞频道给了他们一个狂欢的理由。
     动漫的〝探路人〞
     每次与李牧阳谈话都能真切体会到他对动漫的热忱。他称自己是〝动漫的探路人〞。〝今年动漫形势大好〞,这是他坐到我对面后说的第一句话各地动漫频道开播,国家又有政策扶持,规定60%以上必须播出国产动画,这无疑给了他们这批动漫从业者很大的机会。〝五月份的上海国际电视节,卖出了8000集动画样片,即使以100集一部算,也需要80部,缺口很大。但上海的动漫人才却因为经过三次洗牌后所剩无几,现在的问题是喜欢动漫的人多,能做动漫的人少,连加工人才都很紧缺。〞鉴于目前的形势,李牧阳已与上海戏剧学院合作,从事动漫培训教育,迅速培养专门人才,形成一个集产、学、研于一体的小型产业链。
     生于70年代中后期的一代动漫人已成为加入这个新兴产业的中坚力量,李牧阳也是其中的一员。他说自己在大学里是第一批接触卡通杂志《画王》的,而早一批的动漫人几乎都是看了这个杂志才开始接触漫画的。当时只喜欢日本的动漫,不喜欢本土的,但越到后来越有所改变。〝不管如何,日本卡通体现的精神总归是日本的,即使它做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而本土卡通,即使不做传统题材,只要抛开对日本卡通的刻意模仿,就能做出具有中国人精神内涵的动漫。〞有了这样的想法,李牧阳开始致力于中国动漫事业。
     最初的涉足是进入精文文体发展有限公司,参与策划了2002年在上海举办的卡通嘉年华;然后与电视台合作,策划制作〝动漫情报〞节目;后又担任了《酷迷秀》杂志的发行总监,自此一发不可收。原本以为漫画杂志将是自己暂时的寄托,谁知想做一份类白领的成人漫画杂志的想法得不到贯彻,于是只好离开。今年上半年,李牧阳开办了自己的千代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在宝山租了一栋别墅,楼下是办公室,顶层就是自己的寓所。目前,他的重点在于动漫培训,而在他的脑海中,做动漫俱乐部则是一个正在酝酿中的计划。
     让不关心动漫的人喜欢动漫,为喜欢动漫的人提供服务,这是李牧阳们的梦想。当然单纯喜欢动漫和从事动漫事业,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好比恋爱和婚姻〞,李牧阳解释说,〝做了这份事业,不但有爱,也会有怨,有疲惫,有时甚至想‘离婚’。动漫生存的困难、动荡、苦闷,说是责任感、使命感让我坚持下来一点不夸张,许多人都离开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听到动漫人说‘我要坚持’这样的话,而是‘干动漫这一行,有出息,能赚钱’〞。李牧阳告诉我,在日本,一个出了名的漫画家是非常有钱的。比如画《龙珠》的鸟山明,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他因为家离机场比较远不方便想搬家,结果县政府为挽留他,特地为他修筑了一条通机场的公路。而在中国,至少是目前,做动漫的人,常常连维持生计都有困难。〝如果没有保障,只靠坚持,总会有坚持不住的一天。〞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缺不了这群为动漫而生的人。
     生活在卡通世界里
     即使耳朵上的洞洞都已经堵塞,即使长长的头发已经不再是金色,面前恬静的女孩还是像一个卡通里走出来的人物,特别是说起话来,嘴巴动得和日本动漫里的人物一样快。而且,她有一个很卡通的网名,叫〝天丛云剑〞。
     生活在卡通世界里的人物,大多是80年代以后出生的,他们会对着蟑螂叫〝小强〞,说话像蜡笔小新一样瓮声瓮气,穿着樱桃小丸子的服饰,还有,听到〝狂晕〞的事情,总遗憾自己的脑门上不能出现〝一滴汗〞。不过,依〝天丛云剑〞的意思,这些只是小儿科,还算不上依赖卡通生存的典型,她自己或许才是真正的动漫化生存。
     初中的时候开始看漫画,看到什么买什么;高中时接触游戏,买游戏杂志,开始写动漫评论和同人小说(一种为游戏和动漫中的某个人物设计故事的再创作);高二时接触到了有同样爱好的朋友,找到了知音,一起到文庙淘书,一起参加漫展;进大学开始玩cosplay(化装扮演漫画中的人物),演过《乱马》中的乱马、《X战纪》中的牙晓、《五星物语》中的罗格纳、迪普雷等等,玩了3年,还与同伴们一起搞了网站。从看到演,〝天丛云剑〞说这是他们一代动漫〝粉丝〞的共同经历,不过,学英语金融专业的她,没想过将来从事这行,而是愿意把动漫当作永远的爱好。
     玩cosplay有那么一个小圈子,一般有个发起人,说要演某个动漫作品,于是大家分头认领各个角色,然后各自准备服装行头,发起人负责找场地和拍照片。到时一个个奇装异服,演绎动漫人物的心情。当然,要准备这样考究的衣服很花钱,〝天丛云剑〞说自己迷动漫还算理智型的,不过还是把零花钱全用在动漫上了。当然包括这些300~400元一套的奇装异服,还有书、碟、各种钥匙扣、徽章、粘纸、挂件、笔记本、小首饰等衍生产品。那些衣服还不敢放在家里,怕被父母知道。

   〝12年了,我的世界与真实世界有隔阂,与普通人的想法有差别。朋友都是动漫圈的人,人的言谈举止都像动漫中的人物,表情特别多,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不知不觉就变成那样了。比如碰到什么事,第一反应是某张漫画人物的脸,自己的表情自然也是那样。说话也带上了动漫腔,比如‘……的说’,在圈子里大家都会这么说。〞〝天丛云剑〞说她有时候一个人独自看漫画,感动了,就哭很久,比如看《NaNa,世上另一个我》。因为喜欢NaNa,她也穿了8个耳洞,还差点文身,当我表示惊讶时,她却用NaNa的口吻说:〝因为痛了,才记得住。〞
    〝天丛云剑〞十分反感一些流行的指责:看这些东西是被毒害。她认为动漫是最轻松的消费方式,而且它充满想象力,还展示了一种不同于传统教育的世界观、价值观。〝动漫改变人,要知道日本当代的足球明星包括中田英寿在内,都是因为当年看了卡通片《足球小子》才开始踢球的。而一部《灌篮高手》又让许多男女迷上了篮球。〞动漫的影响力真的很大,如果我们自己也有好的卡通,那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教育方式呢?
     动漫中的一个个人名就像是一种暗号,让〝天丛云剑〞们从人群中辨认彼此。好像对于他们只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热爱动漫的人,还有一种是将要热爱动漫的人。

    相关阅读:
向前阅读:动画片创作方法
相关时尚类别
将巧巧时尚设为首页
推荐时尚阅读
>>更多推荐
美丽风景图片欣赏
健康谷图文推荐
看看富人们的奢侈生活
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