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时尚频道 > 奢侈品 > 豪宅

和平饭店 重温上海滩旧梦

巧巧读书 2010-11-02 南都周刊  技术论坛

  和平饭店大堂是一个丰字形的结构,这丰字中间的一竖就是这条通向外滩大门的走廊,能从外滩大门走入酒店的都是VIP客人,上一个走这条VIP通道的是前任美国总统克林顿。

  从1929年大厦落成以来,和平饭店所在的沙逊大厦见证了上海滩的兴衰荣辱,和平饭店所经历的时代一点都不太平,连她在最近一次整体大修缮中也经历了各方的拉锯,不过八角亭重建了,龙凤厅也翻修了,一切似乎渐渐归位了,现在就等上海滩的名流政客再次踏入酒店了。

  南都周刊记者_ 黄修毅 摄影 _小戴

和平饭店 重温上海滩旧梦(图一)

八角亭的修复是这次和平饭店修缮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

  和平饭店虽停业修缮了3年,但上海人还一直惦记着这顶“绿帽子”(大厦的绿色尖顶使它获得了这一别称)。跟任何司机一说“和平饭店”,他们都知道把你带到南京东路与外滩交界处。

  曾经作为“远东最奢华酒店”,和平饭店在1929年由当时的上海滩“地王”英裔伊拉克鸦片商兼军火商维克托·沙逊斥资建成,取名为华懋饭店。不仅《摩登时代》时期的查理·卓别林曾是她的座上客,那些影响中国近现代史的人物都曾流连在这个上海上世纪30年代的社交中心。

  被当成“国宾馆”的和平饭店,先后接待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造访、举行过开启海峡两岸对话的汪辜会谈……甚至在1998年“拉链门”事发前一周接待了克林顿夫妇,当时希克林顿夫妇在和平宴会厅享用了一顿“情侣餐”。

  在和平饭店三面临空的顶层平台上,能直观地感受到它所扼地理位置的机要,这也是犹太女孩汉娜在此下榻的诱惑。如今成为费尔蒙酒店集团全球为数不多的几家古董酒店之一,和平饭店的重开也把对“老上海”概念的贩卖标价到新的高度。

  “玫瑰玫瑰我爱你”在大堂侧畔的和平爵士吧回旋起来的时候,人们还误以为是唱针拨到了当年BMG录制的《上海老爵士五重奏专辑》,尽管随着乐长88岁的周万荣两年前的退出,台上满头银丝的老人已不是当年的“和平五重奏组”,但老年爵士在和平饭店重开之时又荡回了和平,也让汉娜这般新的仰慕者趋奉。

  推开窗是上海的夜色,和平的绿顶像航标,由着苏州河潜过外白渡桥,与黄浦江相汇;作为最后一条在入海前奔入长江的支流,渐渐洗白的江水像一部中国近代史,变得细节不可辨,又泛滥着回忆。

和平饭店 重温上海滩旧梦(图二)

地处外滩转角,站在和平饭店的露天平台,可以看到浦东陆家嘴及外滩的全景。

  华懋饭店的兴衰荣辱

  “和平饭店差一点就没有了。”

  从外滩背面四川北路支弄的家中出门左拐,就来到南京路的街头,这段和平饭店南、北楼间的夹道,是外滩游人与商铺的霓虹灯光汇流之所,也是张成新多年来饭后散步的路线。他在和平北楼靠南京路一侧的大门前,收住脚步,目光在倒映出Swatch广告的街面上搜寻,似乎历史曾为那个时刻停表。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打响,“就在日本军舰刚靠上外滩码头的次日,发生了‘八一四’血色星期五, 一枚炸弹掉在华懋饭店(和平饭店北楼旧称)的南京东路门,另一枚把和平南楼(旧称汇中饭店)的顶掀掉了大半个。当时我还是个十一岁的小鬼头。”

  这个让人心有余悸的午后,汉娜也从祖母瑞娜·克拉斯诺的回忆录中读到过。时年12岁的瑞娜正随父母在和平南楼的顶层花园享用下午茶,只听见一声巨响,周围的大人乱作一团,几个被燕尾服拘束住行动的黑影在眼前晃动,忙着用各种器皿接水,甚至是手中的黑色高礼帽。黑烟裹挟的南京东路外滩散发出阵阵焦臭,“数百人当场死亡。后来我们才知道,是中国空军主动出击,向日军旗舰‘出云号’投弹,但偏离了目标。”

  和平饭店的南楼兴建于1906年,比北楼早了整整二十年。它们从江滩的沼泽中拔地而起,也恰是对“上海资本主义黄金时代”的见证。前者属于上世纪初外滩兴建的第二个高潮,尚有“康白拉度式”建筑的痕迹;而后者则是1930年代赶时髦的典范,这栋由当时的上海地产大亨维克多·沙逊投资兴建的大厦采用了芝加哥学院派风格,也是外滩的第一幢钢结构建筑。

  如今重新开业的和平饭店,历经三年的修缮,力求恢复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样貌。汉娜的上身探出了樱桃木的窗棂,“很庆幸和平饭店能带我去往祖母的那个年代,但她离开上海之后,历史的气味似乎也从这些品相保持完好的装潢表面剥蚀了。”

  那是1939年,东窗外日本军舰的阴影压着外滩的边缘,在铺有弹簧地板的“和平厅”,维克多·沙逊的周末派对如常举行,一团团在黑暗中坐定的侨民大口消耗着捷克玻璃杯中闪着微光的香槟,听沙逊为大家鼓气“中国一定会胜利”。当晚,寄往伦敦的密件用的仍是华懋饭店的抬头,沙逊写道:英国没有机会与日本共同治理租界。瑞娜·克拉斯诺也于同年从外滩登上一艘驶往美国的邮轮,从此再也没有回到上海。

  和平饭店在1980年被列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的建筑时,徒有丰碑式的外表,内部结构支离破败。直到此次修缮之前,底楼的主体尚是商场拱廊,它的东端衔接着中国移动的营业大厅,北侧则被中国邮政所占据,原先的“丰”字形构架皱缩成了两个破碎的“十字”, 一位西方媒体记者的评论道“饭店的风格阴暗得能让人患上幽闭恐惧症。”

  为确定和平饭店在1929年的样貌,承担修缮设计工作的HBA负责人伊安·卡尔和他的团队不得不通过在《上海日报》刊登广告,征集人们收藏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关于和平饭店的照片和纪念物品,并遣专人到巴哈马,追查沙逊家族后人的下落,以求在一堆故旧中“拼接”出和平饭店的历史面貌。

    相关阅读:
向后阅读:
相关时尚类别
将巧巧时尚设为首页
推荐时尚阅读
>>更多推荐
美丽风景图片欣赏
健康谷图文推荐
看看富人们的奢侈生活
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