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时尚频道 > 图片欣赏 > 卡通动漫

会功夫的麦兜还是很蠢

巧巧读书 2011-06-06 天极软件 外滩画报 技术论坛

6 月中旬,麦家碧和谢立文来到上海,这对夫妻搭档已经完成了第4 部麦兜电影《麦兜响当当》,该片将于7月24 日在内地公映。

麦家碧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包里,带着一个小麦兜玩具。拍照的时候,她会把它自然地摆在自己的脸孔旁边。见到两位记者都对这只限量版道士麦兜眼馋,麦家碧出了一个鬼主意:“你们俩猜拳吧,三局两胜,谁赢了,这只麦兜就归谁。”

会功夫的麦兜还是很蠢(图一)

“麦兜之母”麦家碧

麦兜上山学艺不改香港精神

眼上有胎记、资质平平、爱做梦,1988 年“出生”在香港单亲家庭的麦兜不断在生活中接受失败,但他坚持自己的善良、正直,照旧保持着香港人的幸福世界。这只粉红色的猪没有辉煌的家族史、没有传奇经历,现在已经成为香港平民草根精神的代言人。“他很乐观,而且一直怀有理想,哪怕希望破灭1万次,也不会放弃。”麦嘉碧说。

麦兜的漫画同《风云》、《老夫子》等作品一起,并称为香港10 大漫画。2001年底,根据麦兜漫画改编的电影《麦兜故事》,在香港本地票房上击败了同期上映的宫崎骏的《幽灵公主》,拿下1500万的收入。随后,《菠萝王子》、《春田花花同学会》等陆续面市。

在即将公映的《麦兜响当当》中,麦兜第一次走出香港,来到了内地。故事依旧秉承该系列一贯的温情、无厘头的搞笑风格。暑假期间,当别的小朋友都到新西兰滑雪、到北京大学学普通话、到剑桥大学学英文的时候,家境贫寒的麦兜因为妈妈北上武汉做食肆生意,只好被送上武当山学习太极拳。

麦家碧出身于香港小康之家,从小读教会学校,后就读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专业。成年以后,父母也从未给过她任何需要赚钱立业的压力。作为地道的香港人,她不希望麦兜因为来到武当就失去了特有的香港精神。她告诉记者,在创作过程中,她甚至刻意避免去武当山,只是让同事来武当山看景、实地考察。而她就是躲在香港,专心画了麦兜在武当学艺的模样,而整个电影中的武当背景都是交给内地公司来画。

武当山上没有电视、没有空调,在孤单的夜晚,麦兜忍不住寂寞,常常独自落泪。但他仍然坚持勤学苦练,终于以一套又闷又慢的太极拳入围了“打遍天下无敌手世界幼儿园武术大赛”,与李小龙、袁和平等人的弟子对擂。……

影片的片名很容易让观众误会,认为这部电影其实就是“功夫麦兜”。麦嘉碧透露,影片并不会渲染功夫场面,这也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甚至都没有为影片专门去请一个武术指导。片中的麦兜会打太极拳,“我和谢立文平日都会自己练练太极,所以也用不着找专业的武术指导。麦兜的动作很简单,只是他的手脚太短,要画出来让别人看到他在打什么功夫,还真不太容易”。

在粤语版中,香港影帝黄秋生将再度为校长扮演的道长配音,而吴君如依旧当她最爱扮演的“麦太”。而在国语版中,为麦兜配音的是黄渤,麦太则是宋丹丹。麦嘉碧透露,整个香港版本和内地并没有区别,尤其是在台词上,还是保留了很多香港语言的特色。

会功夫的麦兜还是很蠢(图二)

麦太、麦爸大变身

麦太、麦爸大变身

其实麦兜并非真的出自单亲家庭。现实生活中,“麦爸”就是谢立文。这位拿到教育和电脑双学位的悉尼大学才子,毕业后回香港和朋友开了一家出版公司。那年,麦家碧18 岁,战战兢兢地拿着自己的插画作品去见他,意外被录用。等麦家碧从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专业毕业,谢立文就签下她,做她的经理人。

在麦兜系列的所有漫画、电影中,麦家碧负责画画,谢立文写剧本。在《麦兜响当当》中,谢立文还担任该片的导演。《麦兜故事》是他们1988 年开始创作的《麦唛》漫画系列中的一部分。两人曾经一起创办过《黄巴士》杂志、《黄布丁》杂志,还有与政府合办的《麻雀仔》杂志。这只与当时香港漫画主流截然不同的粉红色小猪风靡整个东南亚地区,至今不衰。但是幕后的谢立文,很少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记者在上海采访麦家碧的时候,她透露其实谢立文陪她一起来到了上海:“刚刚他还在,听说有记者要来,就自己回酒店睡觉了。”

在麦家碧的印象里,这位经理人、“麦爸”、丈夫就是普通的中年男人形象。他们从工作伙伴,到最后成为夫妻,最重要的原因是麦家碧觉得自己生活很低能,谢立文比较成熟,懂得照顾她、为她设定计划。

两人的独立分工,也直接导致了麦兜电影里或多或少都有两个人的影子。麦家碧透露,其实电影里的每一个中年男人都是谢立文的化身。在《春天花花同学会》里,校长穿衣服的方式有时很奇怪,可以说他胳膊不够长,但是这个角色原型就是谢立文。“谢立文是那种不太注意外表的人,他整天说:为什么要注意自己的外表呢,那是给你看的,我自己又看不到。如果要看我,就应该给我买件漂亮衣服。” 在《麦兜响当当》里,谢立文又变成了武当山上的道长,“在我眼里,中年男人都是这个样子”。

其实谢立文也在故事里或多或少地映射麦家碧。“那里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幼……”这是麦兜梦中的旅游胜地马尔代夫。现实生活中,麦家碧真的没有去过马尔代夫。她甚至觉得,生活里,她并不像是“麦兜之母”,倒更像麦兜本人,非常低智商,像个小孩子。“我的EQ 和IQ 都很低,你拿个老虎的照片给我看,我都搞不清楚是老虎还是狮子。我小学开始学打字,就是至今还不会。我还学过开车,在国外和香港都有车牌,但是就是不会开,因为我无法集中注意力。”

“一切都是天生的,”麦家碧说,“唯一可以让我集中精力去做的事情,就是画画。”

B =《外滩画报》

M=麦家碧

我总有办法保持麦家碧的风格

B:《麦兜响当当》是第一次由内地投资拍摄的麦兜系列电影,会不会为了适应内地市场而失去了一些港味?

M: 这些从来都不用我担心,因为谢立文会搞定,还有很多做市场的同事,他们也很好。

B: 那你们意见是否一致?如果要做调整,你会妥协吗?

M:要看是什么。有时候我会坚持,有时候改变比较好。我也满可以尝试新的东西。

B:这次在武当山,哪些方面会有改变?

M:改变是会有一点,大概都是在宣传上的东西,但是画面上应该是没有的。我参与了艺术的部分,他们告诉我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我告诉他们我不想要的东西。我很容易就觉得:啊,蛮好的。电影出来的时候,很多人会以为这是我监制的,因为我总有办法让电影中还是有麦家碧的风格。

B:还有翻译的问题,因为一些粤语翻译成普通话,可能会少掉原有的幽默感。这部电影存在这个问题吗?

M:我现在还没有完全看过内地的版本,所以不知道。但应该差不多,我们会尽量保全本来的感觉。我也不会觉得内地的观众看动画片,欣赏程度跟香港的观众有什么不同。

B:现在好莱坞的主流动画都开始变成3D,麦兜系列什么时候会出3D 版本?

M:三维的动画我们每一次都做了一点点,有些还是做了三维之后再做成平面。比如这次在《麦兜响当当》里的清明上河图,那一段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来做,所有人都做得非常累,但是现在的效果,就好像他们真的走在图上。麦兜的祖先叫“麦子仲肥”,他就在里面搞发明。

B:从视觉效果上考虑,麦兜电影今后会不会完全做成3D 版本?

M:我不觉得应该为了三维而做动画,而是动画有需要就用三维的,我们也开始计划用三维的一些技术。

B:电影拍到第4 部了,麦兜也在成长,你希望他长大会变成什么样子?

M:其实有些书里,麦兜已经有女朋友了,但是我忘记了他女朋友的样子,所以每次画都不一样。

B:麦兜这几部电影的拍摄速度并不快,都是两三年才有一部,是因为技术的原因还是其他因素?

M:是因为我们工作人员真的很少。而且这部《麦兜响当当》规模比较大,有不同的合作单位,都是我们以前不认识的,我们之间有很多时间是花在来来回回地沟通和不断修改上。

会功夫的麦兜还是很蠢

眼睛太大,就显得太精明

B:很多人会觉得《麦兜响当当》有点像《功夫熊猫》,会有大量的功夫动作,会不会变成“功夫麦兜”?

M:我没有看过《功夫熊猫》。呵呵,好莱坞的电脑动画我不是每一部都有看,但是东欧、日本方面的动画我比较喜欢。

B:为什么不喜欢好莱坞的动画片?

M: 哦,我不喜欢这种眼睛大大、看上去很聪明的形象。怎么说呢,对我来说,那些形象不是可爱,可能是太精明。

B: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聪明的孩子会很有压力,所以你不喜欢画聪明的动画形象吗?

M:可能也有一点压力。但是好莱坞那些动画里的那些眼睛,比如米老鼠啊,对我来说好像太精明了。我觉得不精明就是没有戒心,就是单纯。

B:麦兜是你一手创造出来的形象,你会有一些禁忌吗?比如不让他做坏事情,不让他说谎。

M:麦兜是一个小孩子,也是一个人。他可能有软弱的时候,但也没有到要说慌的时候,而且他应该没有那么聪明能学会说谎。呵呵,可能他有一些瞒着妈妈做的事情,但很少有大是大非的时候。麦兜是一个很单纯很善良的小朋友,当真的遇到大是大非的时候,麦兜总是有一个善良的决定。

B:比如好莱坞的迪斯尼,他们的动画主人公一定是快乐的,一定是不能做坏事情的。你在电影里会不会也有一些这样的要求呢?

M:如果要说打人,《麦兜响当当》中,麦兜就已经在打人了。呵呵,但是还是很蠢,很慢,而且他还是被人打比较多。我也有一点像经理人那样,或者像妈妈那样地爱护他,不希望他做坏事情,但是如果有坏事情,我也可能会尝试画出来,但可能还是很蠢。而且可能他的眼睛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样子……

B:我们一直都很好奇你和谢立文怎么能保持分工合作,因为你们两人性格、成长背景截然不同。大家发生意见冲突怎么办?

M:对,我跟他是很不同的人,大家的成长经历都不同。他是出身比较富裕的孩子,在澳洲读书,读小学的时候已经是在寄宿学校了。他能自己照顾自己。但是我一直都没离开香港,都住在家里。所以,最初他写故事的时候,我们会有很多修改的地方;每次我画完之后,他也说是不是要这样……后来合作多了,我就明白他要的,他也明白我赞成的东西。

B:遇到创作低谷的时候,你怎么办?

M:很少有这样的时候,我身体不好,创作不好的时候就是身体不好,就不能画,因为状态不好的时候的画,你都看得出来他(指麦兜)是不快乐的。

会功夫的麦兜还是很蠢(图三)

我是个低IQ 的人

我是个低IQ 的人

B:以前香港的漫画主流是武侠、暴力,比如《风云》、《古惑仔》系列等,你以前喜欢看这种类型的漫画吗?

M:我不喜欢,也从来没看过,连漫画书也没有看过。我哥哥有《中华英雄》的全套,可是我一本都没有看过。

B:那你哥哥会认同你画的漫画吗?

M:小时候,我们经常为此打架。他比我大两年,他读的书,都画满了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每年夏天,妈妈都让他把书擦干净,然后交给我,我就在上面画。哥哥觉得我的画一点都不美,我也觉得他画得不美。后来,他读大学的时候也学了画画,我们家就到处都是纸、笔。

B:香港早期的那些传统漫画对你没有任何影响,那么你受什么影响比较多一些?

M: 都是欧美的,尤其是北欧的漫画。我从小读的是英国天主教学校,都是外国来的课本,这些对我的生活也有不少影响。我很少看日本的漫画,甚至美国或者香港本土的也很少。

B:那你觉得你心理年龄有多大?

M:前年在网上做了一个问卷,说我有17 岁,后来过了一年觉得自己成熟不少,再做一遍之后好像是20 岁。我身边有一个女孩子,20 多岁,她做出来有40 多岁,我说:好极了,有你在我身边。哈哈。

B:怎么能让自己保持这样一种心态呢?因为我觉得挺难的,大部分香港女孩子都感觉很成熟。而且她们压力很大,要工作,要做“白骨精”,要很努力,像郑秀文演的那些角色一样。

M: 我觉得第一步,首先是家人给我很大的关心,我就没有危机感。而且我IQ 很低,IQ 低的人好处就是不需要那么多关系,搞定我自己就可以了。我就像小孩子。还好我读书、工作都还是很顺利的,中间有很多很多人帮我。他们帮我,我觉得他们也很善良,很单纯,他们是因为喜欢而帮你。还有工厂里的一些人,有时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沟通,他们会用小孩一样的口气跟我说话。

B:你都是怎么创作的呢?有没有特殊的怪癖?

M:其实创作人都是这样,感觉时间不是自己的。我其实没有很多时间真的坐下来工作。我也会告诉别的工作人员画的方法,当然用这种方法,就是自己画出来,大概就是三四个小时。自己再画一些东西,然后就离开办公室,出去走走。然后回家,家里没有电脑,我就不能工作,只是看看电视、看看书。

    相关阅读:
相关时尚类别
将巧巧时尚设为首页
推荐时尚阅读
>>更多推荐
美丽风景图片欣赏
健康谷图文推荐
看看富人们的奢侈生活
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
Google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