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读书 > 时尚频道 > 家居 > 家居生活

意象·意境,新中式家居饰品

巧巧读书 2009-10-16 东方早报 文/未未 图/miki 技术论坛

意象·意境,新中式家居饰品 (图一)

  有时候布置一个家是需要灵感的,构造一种风格亦然。要先从虚无缥缈中凝聚出一个个具体意象:轻音、暗香、红尘、流年、游园、蜓舞、静夜思、碧连天、清溪竹露、烛影摇红、风流水石间……再将它们打散了,重新汇成看似一派风轻云淡而实则“此中有真意”的意境。一切气息的流转,在乎一心。

  以一个写作人的眼光看起来,一种居家风格的构造,同写一篇文章其实也是一样的,有两种路向:一种先采集素材,然后从素材本身出发,引申出其中的意味。这是学者清平、沉实的风格,没有浮夸,有多少素材,便说多少分量的话。这一方面的典型代表首推近年来颇有口碑的“春在中国”,在成立原创设计品牌之前,已经累积了十余年中式家具的制造经验,从选料、开料开始,每一道工序——抛光、榫卯、雕刻、上漆、绷藤……都有扎实功底,他家的设计便是以材料为出发点,而以工艺为基础,落实到制作的每一细节之处。这一路向发展到极致,差不多就是“春在中国”的理想:以设计带动材料择取及制作工艺的创造与发展。对于使用者而言,其实也有相似路向:从真实的生活需求出发,将使用功能考虑周详,以此为依据来择取家具与家饰品,由于十分贴近自己的生活,一种个人风格便自然孕育其中了。 

意象·意境,新中式家居饰品 (图二)

  另一种则是诗人的方式,以烂漫的、丰沛的想象力为驱动,从看似虚无缥缈的地方凝聚出一个个意象,然后用具体实在的手法将它表现出来——大到一件家具,小到一件家饰品,实如一种材料,幻如一种色调,自由取之,都可以是意象之“象”,而融入其中的“意”,使它们散发出特殊美感。富有创造性的诗人思维方式与学者不同:他们常常是用意象、以及意象之间的自由联想来思考的。而如何唤起能够打动人的意象,则需要有一点灵感。大体上,对于懂得创造意象的人而言,灵感的触发无处不在。比如有一位花艺师,他的灵感主要来自于大自然的花草树木,它们的生长形态奥妙无穷,他在创造时便常常摹想:手头的这一件作品,倘若是自然生长的植物,会呈现出怎样的姿态呢?还有一位布艺设计师,她的灵感则来自生活,目之所及各种美好的色彩、线条、图形,都能够取来化入布料的花型之中。

  所以说到近些年来越来越热的“新中式”风潮,在此一种路向之下,灵感来源又有两类:一类是沿袭传统家具、家饰品的形态,据此所做的设计常能看到脱胎自古老家具的某一线条、某一造型,而又有现代感的变化手法;另一类则是借用传统文化与艺术中本有的意象,当然,其实中式设计总有些传统文化内涵作底,比如“春在中国”倡导宋代文人的生活方式,而此次在瑞德宏嘉所见的各件单品,则是着意提取中国传统诗文及传统生活中的常见意象,以家具、家饰品的方式加以表现:比如水仙、兰、荷等,是从前人家日常生活中常见之物;平安、纳福、和为贵、红运当头、花开富贵等,是寻常阡陌、普通百姓家中的祈愿;满园春色、皓月当空、高山流水、清溪竹露等,是日常生活之景而入诗文;烛影摇红、红袖添香、风华绝代、几案春秋等,是文人意气而入生活场景;而清风、暗香、轻音、红尘、流年,则是大写意的抽象情趣;又有信手拈花、云心悠游、一念清净而风流水石间,便是从心而生的一种境界了。

  从诗词角度而言,意象与意境不同:前者表现为物,重点落在“象”;后者的重点则落在“境”。如那些撷取古典意象而以现代手法创造的家具、家饰品,如何取用、搭配、摆设……而最终形成居家氛围的整体意境,其间的要义,回过来仍是落在主人的内心。毕竟说到底,一个家的气息,那种隐而不发,却处处流转的气息,总是随其主人的心神而运转的。 

    相关阅读:
相关时尚类别
将巧巧时尚设为首页
推荐时尚阅读
>>更多推荐
美丽风景图片欣赏
健康谷图文推荐
看看富人们的奢侈生活
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
Google
Google